把人分成好的与坏的是荒谬的,人要么迷人,要么乏味。——奥斯卡·王尔德

💫APH:✔️亚瑟(是百分百的英厨哦!)/罗德里赫❌露西亚✔️主仏英/普洪/奥洪/立波/独伊/中立兄妹(左右不限!)
💫吃点儿希腊神话
💫吃点儿音乐剧伊丽莎白
❌ABO/RPS/性转/除仏英外雷生子
❌一般情况下不允许抱图谢谢!!!

Summer_Haze

[AO3/仏英]《论英国人与天使的区别》第一部分(2)

作者:ArchangelUnmei
译者:Summer_Haze
原作网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8620

出场人物:英/国,法/国,加/拿/大,美/国,普/鲁/士,日/本,芬/兰,匈/牙/利,奥/地/利,丹/麦,全员
副标签:大学AU,浪漫,幽默,音乐,美术
梗概: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是伦敦某所大学的艺术研究生。他从未预料到自己会真正闯入一个未来成为自己最好的朋友、最大的敌人以及,如果他们俩能不拒绝承认的话,同自己建立某种更深层关系的医科生的世界。


*
当亚瑟醒来时,他的眼里闪烁着光芒,而其光辉笼罩着他的脑袋,他意识到这并非自己的房间,除非有人决定把他的滚石海报换成颜色过于丰富的不知是否是沃霍尔作品的怪异图案。有张便条贴在了他的额头上,他试着斜眼看了一分钟,随后又还是把便条拿下来看。

滚出我的公寓,烤牛肉。

亚瑟怒了,把便条揉成一团扔到了房间的另一端。他坐下来,试图让自己的头脑停止高速旋转并让自己的胃待在原处不要错位。他仍然穿着昨晚的牛仔裤和上衣,这使他隐约回想起了昨晚摇摇晃晃回家时似乎倒在了某个人的怀抱里,但那人究竟在哪里,公寓现在已经空了。

课本被排放在书桌旁的书架上,顶上那一叠更大更重的美术书给了亚瑟有关床主人的一丝线索。衣服摊在椅背上,还有过了一小会儿认出是自己的牛仔裤、厚运动衫和皮夹克。这整个房间都散发着淡淡的颜料、松节油和古龙水的气味,亚瑟站起来阔步走出卧室时皱起了鼻子。肯定是那法国货把他给拖过来的,但亚瑟并不觉得在这身边空无一人的时候有什么发脾气的必要。

墙上的画的外层正在脱落,脚下的木地板也正发出吱嘎声,但有一扇偌大的向着外面街道的窗。亚瑟对于绘画一无所知,但他知道朝北的窗户向光性最好。在窗户下有个画架,亚瑟发现这正是自己所好奇的,反正弗朗西斯也不会知道他看过。

亚瑟绕过那些比自己要老的家具,沿着厨房铺了瓷砖的部分走,靠近了那个画架。那是一幅画,很显然已完成得七七八八了,以至于能让人清晰看出画中女子的金色卷发和明亮的蓝眸。在画架旁的一个书架被置放在一张桌子上,装有一堆乱七八糟的颜料和调色板,还有一个水晶花瓶,里面放着一把刷子。

亚瑟摇了摇头自行走进了厨房,对于缺少一杯恰到好处的茶而愤怒不已。在重逛了一会儿后亚瑟看了看钟并意识到自己在四十分钟后有课,而现在手上一本课本也没有。他飞快地抓起自己的夹克、靴子、钱包以及钥匙关上门冲回楼上自己的房间,尽管在此之前他还是记下了弗朗西斯的房号。

在此之后他们不再那般频繁地撞见彼此,他们的课程安排几乎完全相反。弗朗西斯是研究生,他既有课又有研讨班,教授一门本科生绘画课程,而空余时间大多都花在自己的博士学位项目上了。亚瑟则要上各种理论课和实验课,还有乐队排练演出,而下午一旦有空便会去当地一家儿童医院见习。

但在从弗朗西斯床上醒来的两天后,亚瑟在弗朗西斯门外放了一盘自制司康饼以作为对弗朗西斯那天把醉醺醺的自己带回家的无声道歉。第二天早晨,亚瑟打开门发现同一盘司康饼的上面贴了一张书写优雅圆润的便条。

他开始了他的咒骂,读那便条时眉毛向下挤成了浓密的雷雨云状。

亲爱的亚瑟,上面写着,毫无疑问是弗朗西斯的字迹。我能理解你肯定对于无缘在我床上醒来后见到我而心烦意乱,但请克制住不要往我门前放毒药。满满的爱意,弗朗西斯。

青 蛙 佬,在那张亚瑟去训练途中留在弗朗西斯门上的黏糊糊的便条上如此写道。

也许它会一直留在那里,亚瑟和弗朗西斯依然是关系疏远的熟人,在电梯里相遇时偶尔对骂,除了阿尔弗雷德和马修外他们还有另一个共同的朋友,而这人完全应该为接下来发生的事负责。

评论(4)
热度(26)

© Summer_Ha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