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二三次元百分百英厨 主Dover可逆不可拆 基本不碰耀菊露相关
音乐剧:伊丽莎白05版/Tanz der Vampire
雷ABO/RPS
请勿抱图

witchquoi.

[仏英]《我的英国情人》(弗朗西斯视角)

在姓名册上他是亚瑟·柯克兰,在学校里他是柯克兰先生,在他那些老古板亲戚那里他是“最小的亚蒂”,而在我眼里,他永远是亚瑟,我的亚瑟,我的人间缪斯,我的英国情人,金色的短发,祖母绿的眼睛,永远红扑扑湿漉漉的鼻尖,以及英国男孩少年时期特有的那种纤细的有点儿毛茸茸的双腿。当然,还有那令人一过目便难以忘怀的又粗又密的眉毛,一发脾气便皱在一起充满危险气息的眉毛,因此我总会不时地管他叫眉毛,而一到这时他便会气呼呼地冲着我喊“笨蛋”,又或是以“死胡子”作为回敬,不过最近他貌似是习惯了。无论如何,我的情人在发怒时也是格外诱人的,为此我甚至会故意引他发怒。还请不要见怪。

也许诸位会以为我是亨伯特那样的恋童癖者?不是这样的。我并不比我的亚瑟大上多少岁,尽管我已是一位大学教授(是的,很不巧,我也是一位教授!),而我的亚瑟还仍是高中生。我在巴黎上大一还没几天的时候收到了来自伦敦艺术学院的信,破格邀请我去担任艺术史教授,这也太奇怪了,我想是因为我高中时期发表的那几篇无厘头的论文吧(可至于吗?)。于是我就穿越英吉利海峡来到这鬼地方成了现在这样,也就是说,依年龄而论,我应该还在上大一才对,我仅比我的亚瑟大了三岁。

在我写这篇屁话连篇的东西时,我的亚瑟正在他的被窝,不,是我们的被窝里,酣睡,被子盖到了脸上,因呼吸而微微起伏,只露出他那迷人的眉毛和眼,微微卷曲的金色睫毛上还挂着刚刚同我做*爱时流下的泪(哦他那时候可让人心满意足呢)。由他睡去吧,他累了,只是我怀疑他这样是否会闷死。我偶尔会有与他一同死去的念头。我当然不会像吕西安·卡尔那样的美国佬一样愚蠢地把头伸到微波炉里,而是会选择和我的亚瑟沐浴在柔腻的牛奶和深色的玫瑰花瓣中,以割*腕的方式告别这个世界,这样至少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不是么。不过我想以我亚瑟不羁的摇滚灵魂来看,他是不会轻易答应的,他会在浴缸里大发脾气,把水踹得到处都是,然后硬生生破坏掉本应有的情调。这是哥哥我所无法接受的。所以,放弃这个疯狂的想法吧。我居然意识到了它的疯狂。


(是几周前写的一小段,有点迷恋病态文风,设定什么的都弄好了但感觉写不下去,非常糟糕。呃,所以把这种烂尾楼一样的片段放出来的意义是什么。只是为了证明自己有尝试过吧。)

评论(2)
热度(19)

© witchqu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