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n, burn, burn like fabulous yellow roman candles exploding like spiders across the stars."
日完lof倒是fo一个啊(别跑!

witchquoi.

[AO3/仏英]《论英国人与天使的区别》第二章(1)

作者:ArchangelUnmei
译者:witchquoi.
原作: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ngels and Englishmen
授权: 截图


章首碎碎念:
这就是第二章啦,基尔伯特戏份相对少了,但提诺和菊的话百分百增多。
还有就是,很抱歉这篇发布得比我所承诺的要晚了很多。一如既往,感谢我亲爱的加拿大佬和英国佬作为我的顾问,尤其是英国佬,因为她总是被迫忍受来自我这美国佬的诸如“酒吧(bar)、英式酒吧(pub)和酒馆(tavern)有什么区别?”*、“针织套衫究竟是什么鬼?”还有最为频繁的——“你们这样的学制完全没道理啊”一类的蠢问题。

第二章(1)
接下来并没有什么时间去考虑任何事了,因为这个学期只剩下三周,而其中一周还被考试占用了。某天深夜亚瑟突然意识到他有一份十五页的时间需要在三天内完成,紧随其后的第四天他还要参加实验室实验考核。弗朗西斯把一切时间都耗在他的笔记上,顾着埋头给所教班级出题,而全然没有去理会自己将要面临的考试。而住在其正上方的意大利人开始抱怨从他防火梯里源源不断飘出的香烟烟气。

他们没有见到彼此,甚至连在大厅里也没能擦肩而过。他们都有太多要忙了。弗朗西斯连续三天在艺术楼教授办公室的沙发上过夜。亚瑟不得不取消掉四次训练,因为他连拾起吉他的时间都没有,更别提参与训练了。考试一如既往地在充斥着咖啡因和睡眠不足的紊乱中过去了。然后就到了崩溃期,在收拾行李回家放寒假前倒头大睡上24小时或更多来(某种程度上这么说)恢复精神。

直到团团转忙着把衣服扔进书包、对着电话里的姐姐艾琳(Erin)*大喊大叫时亚瑟才意识到自己还没和弗朗西斯说再见。随后他又在想这他妈究竟有什么所谓。而就是这么一想便导致了下一句对姐姐的评论变得过分尖锐。

在这之后,为了赶上火车,他冲出门,身后围巾飘飘,差点就漏下了那张贴在门外的便条。他在锁门时把它扯下,匆匆看了一眼认出是弗朗西斯的字,然后便将它塞进口袋飞奔去了国王十字火车站。

在去往家的火车上刚坐稳,他便拿出那张便条放在膝盖上抚平。

周五上午,在纸条最顶端写道,然后下面写的是,很抱歉我没能来确认考试没把你给弄得丧了命,但我的假期计划在最后有了变动,而且这真的很赶。我和马修、阿尔今晚要飞去蒙特利尔。(为此亚瑟不得不停了下来眨巴眨巴眼睛,直到过了一会儿他想起马修曾说过他和弗朗西斯是表兄弟。他看了看表——周五晚十点,他们很有可能已经走了。)我爸妈貌似还在印度尼西亚的某个角落,因此我叔叔婶婶很亲切地要我去他们那儿过寒假。我们大约会在第五天回到伦敦。祝你、你的家人还有那些毛虫(还是说它们也算你家一份子?)圣诞快乐啦。满满的爱意,弗朗西斯

亚瑟把便条揉成一团,打开窗户扔了出去。

注:
*bar/pub/tavern:bar多指美式的具有一定主题元素的酒吧,而pub和tavern多指英式的以酒为主同时还销售各种饮料、食物的酒吧。pub全称 public house,但较少用。英国共有数万家酒吧,它们在人们的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可分专营酒吧( tied house)和非专营酒吧( free house),前者主要销售某个酿酒公司的啤酒,后者则可以出售各种品牌的啤酒。酒类以啤酒(beer)、拉格啤酒(lager)和艾尔啤酒(ale)最受欢迎。有些酒吧在傍晚时分会打折,称欢乐时光( happy hour)。营业时间一般到晚上11点。——摘自百度百科、《英英牛津词典》及《英汉牛津词典》
*Erin:人名译作艾琳,也有爱尔兰的意思。


译者:蜗速翻译。脑洞大开然而实际什么都挤不出的感觉真的糟糕透顶(哭),我还是比较适合一心一意搞渣翻(?)原作太太为bar/pub/tavern三词的辨析请教英国朋友也是又敬业又可爱了,我自己也挺好奇,所以搜了一下放了上来。顺便塞一口糖,几个月前在《时尚旅游》英伦腔调那一期看到类似“pub是法国人唯一承认英国人有的比自己好的东西”的话,而且哥哥家也确实开了不少pub。
期待各位的评论!

评论
热度(26)

© witchqu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