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n, burn, burn like fabulous yellow roman candles exploding like spiders across the stars."
日完lof倒是fo一个啊(别跑!

witchquoi.

[AO3翻译/仏英]《论英国人与天使的区别》试读

译者碎碎念:这篇只是第一部分的一小块,之所以放出来是想弄个试读看看怎么样(所以请红心蓝手给予我继续前进的动力吧!)。授权申请中。如果OK的话剩余部分将会以极其缓慢的蜗速陆续出炉。非专业,渣翻!请见谅QAQ

作者:ArchangelUnmei
译者:witchquoi.
原作网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8620

出场人物:英/国,法/国,加/拿/大,美/国,普/鲁/士,日/本,芬/兰,匈/牙/利,奥/地/利,丹/麦,全员
副标签:大学AU,浪漫,幽默,音乐,美术
梗概: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是伦敦某所大学的艺术研究生。他从未预料到自己会真正闯入一个未来成为自己最好的朋友、最大的敌人以及,如果他们俩能不拒绝承认的话,同自己建立某种更深层关系的医科生的世界。
注释:好吧。其实我写这篇东西已有几个月了,故事还在不停地延续,所以我决定继续写下去并把第一部分先po出来。我知道它的走向该是怎样,目标是在圣诞假期间把它给完成,但我们还得看看接下来进行得怎么样了。
最初的灵感来源于Nuitdenovembre写的超棒AU《和iTunes签个新协议(Sign a New Agreement with iTunes)》以及我个人对于尝试以小说形式捕捉真正大学生活经历的渴望。看起来似乎是成功做到了。往下我们就能看到是怎样啦。
同时,也提醒各位:这个故事会有续篇,并且会涉及到其他的一些副cp。就是这样。这整一系列量还是挺大的。


第一部分

他们在一连串忙乱事务的顶峰期相遇,又或许他们仅仅只是在图书馆碰上,那一切的忙乱——那疯狂的四年以来所累累高筑的债台、派对、试卷以及那些熬过的夜都不过是他们各自的事罢了。

他们撞到了彼此,的的确确,课本和试卷都啪嗒啪嗒地掉到了地上,但这一切与亚瑟疯狂的咒骂相比显然相形见绌。弗朗西斯蹲下身子去找出自己的试卷,全然忽略了那个一年级的新生(他肯定是个新生嘛,可不是?),直至发现一本很显然不是自己的有机化学书,亚瑟骂骂咧咧地一把从他手中把它夺过时。

他们就此分道扬镳,直到两天后弗朗西斯在整理笔记时发现了一叠折了角的写满公式的卷子,他一开始以为是来自远古北欧的如尼文字,后近看才发现不过是数学的时候。这花了他几乎同样长的时间去找到那个折角处潦草写下的似乎恨不得向四面八方伸展的名字,亚瑟·柯克兰。

故事便是这样开始的。

弗朗西斯在学校的名录簿里搜寻到了亚瑟的名字(谢天谢地柯克兰在这里并非什么常见的姓氏,亚瑟也是)并在解剖学实验室外等他。他们一起去喝了杯咖啡,以便把混在一起的笔记和活页练习统统都找出来。

“原来你是个美术生,十足娘娘腔啊,”亚瑟说道,而以他非同一般的理解力,弗朗西斯选择把这理解为一种委婉的赞美。

“你,”他心平气和地反驳道,一只手指敲击着桌上那隔在他们与拿铁之间的试卷,“我也从没想过像你这样的人会是个医科生。”

亚瑟咆哮着,把试卷扫进自己的书包里,极其突然地站了起来,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走了,扔下弗朗西斯和他们的那两杯拿铁,而且在弗朗西斯漫不经心的观察中他似乎还把自己的梵高笔记也带走了。

他们再一次的见面,是在一个充斥着酒水的派对上,而那时阿尔弗正在两人之间神经质地哈哈大笑。弗朗西斯感到有点头痛并拒绝参与其中,他之所以来也只不过是因为马修给他抛了个媚眼,乞求他(弗朗西斯)不要把他(马修)扔在这里做唯一神志清醒的人罢了。

于是弗朗西斯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便溜到逃生通道抽烟去了,也不在乎旁边两个把逃生通道视为接吻圣地的家伙(可能是两个男人,也可能是一个男人和一个有点男性化的女人,总之在这样的光线下难以辨别)。

当他回到派对里时,音乐带来的噪声如同坚实的墙一般狠狠撞击着他。他打算去找到马修并在逃走之前向他道个歉,说是自己明天要考试或是编个什么别的破理由。但在他有机会这么做之前,亚瑟跌跌撞撞着从人群中出来,几乎整个人摔进了弗朗西斯的怀里。

他散发着酒臭味,弗朗西斯不禁皱起鼻子,这时马修从人群里溜出来,连续不断地向弗朗西斯道歉,说了些诸如弗朗西斯他和你住在同一栋楼(这可是他第一次听闻),能不能麻烦你确保他回到宿舍呢之类的话。马修都这样问了,弗朗西斯便同意了,但他随即就后悔了,想想可是要在这样冷飕飕的夜晚支撑这样一个走得摇摇晃晃的亚瑟一路到家。

事情的后续是这样的,亚瑟连自己的房号都不记得了,钥匙或许是忘下了,又或许是没忘。要不是得防止亚瑟摔倒在大街上,弗朗西斯早就甩开他的手把他给扔下了。可当他逼迫亚瑟进电梯时他开始感到有点儿惊讶,看来狗狗跟着人们回家的说法好像有一定真实性呢。


评论(2)
热度(85)

© witchqu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