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_Haze

[00Q/大学AU]《无比芜杂的时期》试读

没错只是试读,第一章的一小部分。心里实在闷得很,困,因此就这么急匆匆发了出来,脑子里的一切就跟枯竭了似的。可怕的南方,冬天热的穿短袖,被蚊子叮得不行www
有可能第一章出来后会删掉这个。很抱歉如此毛毛糙糙,还有许多需要改。
画画,听音乐,读村上,以及,写文。

*
这个时候的各个学院早该是大雪覆盖了吧?许许多多倾斜角度不同的建筑物顶部连成柔柔和和的白皑皑的一片,不经意间构成浑然一体的白色长堤,至少远远望去是如此。

然而今年事情不是如此。

阴雨天气继续侵占十二月,天气意外的冷,却没有一丝要下雪的意思。Bond快步经过学院旁一棵颤抖的的树下,一边哆嗦着紧紧地用长风衣裹住自己,一边在脑子里不停地想着可舒舒服服呆上一会儿的去处——不可避免的问题。

不要去一个令人想起圣诞节的地方,Bond的想法很简单。可是这些天里何处不蔓延着圣诞的气息呢?就连酒吧也不能再去。女孩子,今天也是不愿意去尝试的,毕竟是在无比芜杂的时期里,Bond绝望地这么想道,又只好在心里默默把所有去过的地方一一细数。

图书馆——一个乏味得令人联想起校长致辞的地方。然而事实上这依旧是筛选出的唯一答案。Bond努起嘴朝着那个方向走去。每天想着同一个愚不可及的问题,得到同一个愚不可及的答案,都已成为他圣诞假期的一部分了。Bond一面低声咕哝着,一面嘲笑着自己这逝去的毫无疑义的假期。心里倒谈不上有多不悦,只是觉得日子过得不可思议,就像倒在床上一觉过去罢了。


*
脱掉外套,走进去,坐在同一个位置上。每一个人似乎对他的到来毫无知觉,没有任何一个人发出任何一点儿声响,偌大的空间只剩下哗哗的翻过书页以及鼠标滑动的声音。

一如既往。

木椅旁的年轻人(如此称呼实属冒昧,然而他的的确确应当是个一年级生)依旧时而抬头滑动鼠标滚珠,时而埋头疾书。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Bond像个刚学数数的孩子一样伸出指头,一遍又一遍地默数……唔,第七天!恰恰一周。这是他第七天坐在同一个位置做同一件事了。

如此勤奋的人在学校里当然并不鲜见,但他还是偏向于将其归结为一种个人的执着,甚至可以说是某种程度上的固执。他甚至并不知道他的长相,但对他的背影是甚为熟悉的——穿着羊毛衫,里面白色衬衫的领子规规整整地露出来,头发很卷,发末骄骄傲傲地翘起,是令人舒服的深棕色(质感大概会很软),整体看起来很不错,但一定没打扮过,而且也不大在意打扮。Bond可以从中感受到那种自然力,不经修剪而具有的固执,近乎超然。

第一感觉是极为准确的,当然必须是未同这个人说过一句话的时候,否则就失去了意义。直觉能告诉Bond许许多多莫名其妙却又真真切切的东西——为此他为自己感到骄傲。他会将遇到的人们分为两类,“有研究价值的人”以及“就是这么一回事的人”,眼前的年轻人显然被归为了前一类。是的,Bond坚持这么认为(尽管并没有人与他争论,但他还是在心里把看法重申),另一方面又觉得别扭得很——我这么妄下结论,该不会太主观臆断了吧?

然而他有哪一次不是主观臆断呢。只是碰巧都很正确。


*
“打扰了,我是说…我是说,麻烦你把手移开这里可好?”

“啊!”Bond惊讶地叫了一声,还好声音不算高,“抱歉。只是……”

“唔?”

评论(2)
热度(9)

© Summer_Ha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