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_Haze

【翻译】Story of Us Part.1




配对:James "Bucky" Barnes/Steve Rogers

作者:misspunkrock

译者:Summer_Haze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89142?view_adult=true


标签:AU,分歧,灵魂伴侣,第一次,浪漫,部分傻白甜,两厢情愿的未成年性行为

梗概:
“我选择了你;无论前世今生,无论何时何地,成百上千次的,我还是会找到你,并选择你。”

在世界上,人们永远无法看到颜色,直到遇见自己的那个人,在Bucky和Steve尚年幼而无法明白灵魂伴侣涵义的年纪里,他们遇见了彼此。

作者注:
梗概开头引用的句子摘自The Chaos of Stars(未有中文版书籍)
为“灵魂伴侣/命运”图书俱乐部题词而写。我知道按权威来说Bucky该是褐色眼睛的,但Sebastian的蓝眼睛真的太萌啦,不得不写写。

译者注:长度和敏感词原因,Single Chapter只能分几次发上来了。见谅QAQ

正文:

当Bucky还是个不出六七岁的小男孩时,一对夫妻来过孤儿院。那是一个高大严肃的的男人和他的妻子——一个有着一头短卷发,笑容和煦的女人,看起来都是相当愉悦的人儿。

当别的孩子们都为有希望被收养,找到一个家而激动时,Bucky却不以为意,他很安于这里。孤儿院于他而言就是家,这很足够。于是,每当有人来访时,他总是以一个简短的“你好”来介绍自己,接着便自己一边玩去了。

然而,在这特殊的一天里当Bucky见到这对夫妻时,那个女人俯下身来,好让自己看清楚Bucky。随后她渴望地转向丈夫:“亲爱的,他的蓝眼睛多美啊,不是吗?”而他的丈夫正忙着和Agnes修女聊有关纸质领养申请的事。
Bucky只是困惑不已地抬起头来望着她:“蓝色是什么意思?”

她嘴角上扬,紧接着蹲了下来,这样就能更便于和他说话了。“首先让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Moira,这位是我丈夫Andy。”她示意了一下站在那边依旧在和Agnes修女聊天的男人。“那你呢?”

Bucky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说道,“我是James,不过他们更爱叫我Bucky。”

“Bucky。”Moira重复了一遍。“很有趣的一个名字哟。”

Bucky耸耸肩,再次问了一遍,“蓝色是什么?”

Moira仿佛片刻间陷入了沉思。她答道,“这么说吧,当你找到自己的那个人时,你就能看见颜色了。蓝色是一种颜色。”

Bucky依旧不解。“你的那个人?”

“没错,就是那个陪伴你一同走向尽头的人;也可以称之为灵魂伴侣。”

也就是说当你遇到那个……你就可以看见蓝色了?”

Moira轻轻一笑。“是啊,遇到他们你就能看见蓝色了。”

Bucky思索着这件事。“那我什么时候会遇见她呢?”

他还想要问好些问题,好比说:我要怎样才能找到她呢?看见颜色是怎样一种感觉呢?但他并没有得到答案,因为Moira的丈夫轻轻拍了拍她的肩,他们不得不离开了。她站起身来向Bucky露出微笑。“Bucky,高兴能认识你。我相信某一天你一定能遇到你的那个姑娘的。”

她穿过孤儿院的走廊,身影渐渐隐去,留下Bucky仍沉浸在他的那些新发现之中。

Bucky早前从来就没有过太多对灵魂伴侣的思考,一个年幼无知的孩子怎么会想这些呢?从前他甚至从未触碰过颜色这个词。颜色,对于一个七岁的忙着玩耍的小男孩能算什么呢。不过像是在公园里从一棵橡树上爬下来罢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那段对话不断地萦绕于Bucky的脑际,不曾消逝。思绪仿佛被抽走,一直想象着颜色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天晚上,Bucky拖来一张小木凳,站在上面,这样就可以从浴室的镜子更清楚地瞧见自己了。他仔细端详着镜子了映射出的自己,琢磨着。他靠近镜子里的那双眼,想知道蓝色看起来是什么样。



**

在那不久之后,Bucky对于“完美的属于自己的那个人”越来越好奇了。没有哪个孩子能比他知道得更多了。这致使他在一个下午问了Constance修女,“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那个人吗?”

他走进去的时候她正在写些什么,当她听到这个问题时,她放下笔望着Bucky。Constance修女总是把他们照顾得他们很好。Bucky认为如果有谁能为他解答,那必定是她了。

“这个嘛,没有人能肯定是怎么一回事。至少我是这样想的。”

ucky试图寻找一个突破口去表达他想问的下一句话,双脚尴尬地来回倒换。“但为什么人们会有那个呢?是因为'他们能让你看见颜色'吗?”

Constance修女停顿了一下,思忖片刻。“这个我还是没法肯定。但就我所知,去寻找你的那个人就是……找到一个你们彼此都需要对方的人;一个最能给你带来许许多多快乐的人。”她似乎陷入了沉思。

当Bucky察觉到Constance修女黯然神伤之时,他后悔了。

双眼流露出的一种无言的苦痛让她在一瞬间老去,不再是平日里的那个她了。多么微妙的伤感啊。她看起来几乎快要流泪,这令Bucky感到更糟了。


“我很抱歉,Bucky你剩下的问题可能要再等等了。好了午餐很快就要开始了,我可不希望你迟到。”


Bucky很想说些什么去抚平她的内心。但他实在不知道具体该怎样做,于是只是咕哝着点了点头,“谢谢你。”

他转过身去,正要离开之时耳畔传来她轻轻的声音,“有些人失去了他们的那个人。于是他们丢失了颜色,也丢失了部分的自己。”


Bucky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没再多做些什么,只身从房间跑到了厨房以免迟到。吃午餐时他尽力忘却Constance修女的那些话。



**

那天晚上Bucky醒着躺在床上。迟迟难以入睡,他开始望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发呆。

他回想起Constance修女那时的模样。如果她没有遇到自己的那个人,现在大约就不会这么悲伤了?

为此Bucky一直睡不着。这让他有种感觉,略微地……不愿意去找自己的那个人。毕竟,如果他们也会给自己带来那么多的伤痛,他可未必乐意。



**

九岁的时候,Bucky依然毫无头绪谁将会是他的那个人。脑海里现存的仅是一个轮廓,被朦朦胧胧地勾勒出来——那该会是个能和他一块儿玩耍的可爱的女孩子,某个能帮助他爬上那棵大橡树的女孩子。

终于,在严冬里,他头脑里那漫无边际的猜想被事实彻底否定。

夜里,雪越下越大,在新成员到达之前早已积成厚厚的一层。Bucky正呆在房间里,身上穿着夹克,肩上披着毛毯。那点儿热量貌似并不足以维系,再说,这场鹅毛大雪注定着是要煎熬一个凛冽的寒夜了。

他偷偷地把晨报拿到楼上,瞧瞧有没有什么发表什么好玩的漫画。其他孩子都在楼下吃早餐了,于是楼上只剩Bucky一个人。这样就更好了不是吗?毕竟他本不该再私自将报纸拿上去的,因为“他很有可能弄丢它们”,“James,这个别人也需要”。但楼下实在太冷了,而且Constance修女是不会同意他把毛毯一起拖下去的。

耳边响起的只剩下翻页间的沙沙声,直至听见踏上二层的第一声“嘎吱”。脚步声向着房间这边,越来越近。惊慌中,Bucky抓起本不该在他手里的报纸迅速塞到床底下藏起来。他遮住报纸边缘,这让他置身于安全隐蔽处的同时也遮住了他的视线。他盯着毛毯上灰色的花纹,心怦怦直跳。

Anita修女正在和谁说这些什么。地板凉飕飕的,他咬紧牙以免它们打颤。

“尽头那张床就是你的了,好吗?”

一个轻轻的声音回应道:“好的。”

Bucky耐不住好奇,这声音究竟来自谁?他的胃奇怪地反应起来。或许他不应当早餐时吃那么快的。

“很好,我会领你去安顿下来的。午餐准时开始,容不得一点儿拖沓,懂了吗?”

“懂了。”

“很好,就该这样。”她重复道。她的脚步声消失在门边。Bucky再次听到了踏上楼梯的那种嘎吱声。等了一小会儿后,他决定站出来介绍自己。

莫名地,心脏那种咚咚跳动的感觉还在那儿。

深呼吸后他从床下爬出来,手里拿着报纸。站起来时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衣服沾满了灰尘,听到一声喘气声,于是便匆匆忙忙地掸了掸。他抬起头来,欲要为吓到新来的男孩而道歉。

这一切止步于唇间,他吐不出一个字。他久久地凝视着面前的矮小的男孩。

房间里的黑与灰渐渐散去,开始幻化成某种奇妙的不知名的东西。它是如此如梦如幻,以至于令Bucky甚至忘了自己身处何处,或真或幻。

“我是Steve。”男孩说着,缓缓伸出手,看起来同Bucky一样茫然。

Bucky再次盯住了他的双眼,然而这次不过稍纵即逝。这个男孩,Steve,与荒凉的房间形成鲜明的对比。

Bucky望着他,能从中看到颜色。

“我的名字Bucky。”他握住Steve的手。

他们的肌肤初次触碰到了彼此。Bucky感到自己几乎要向后绊倒,因为一切似乎在一瞬间被染上了色彩,不再是黑与白。就像是颜色猛地刺激了他的双眼,就这样闯了进来。

这一次,他们同时喘了口气,不仅仅是因为那些他们此时此刻能看见的颜色。一种极其骤然的东西穿过Bucky的手;某种奇异的、电击般的感觉流经他的血液,随即使他脸颊绯红,激动与不安同时涌了上来。Bucky甚至怀疑自己想松手时是否能迅速松手。Steve看起来似乎也是如此。

“我……”Bucky试图要说些什么。但那些奇妙的感觉索性扼住了他的思想。

Steve首先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这样意味了什么?”

“我只是觉得你是我的……你是我的那个人。”Bucky喃喃道。

Steve瞪大了眼睛。“啊!”他低下头去看了看他们的手,从自己到对方。

Steve使Bucky深陷。过了一会儿,Bucky开始弄明白,他的头发正是所猜想的金色,双眸也正是蓝色。

“所以说你是我的……灵魂伴侣?”Steve冒昧道。

“我想大约是的。”Bucky仍有点儿处在震惊之中。

Steve微微露出笑容。“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正如我'设想'的那样。”

Bucky的嘴角绽出粲然笑意。“是的。”他紧握Steve的手。“正是这样。”

然后Bucky呼喊起来,“啊!对了!”他将Steve推向走廊直至浴室。为了站上小木凳看清他的影像,Bucky终于松开了Steve的手。Bucky望着镜子里那澄澈的蓝色瞳孔,终于知道了什么是蓝色。

他从凳子上下来,说道:“我们的眼睛很相像,都是蓝色。”

“真的吗?”

“是啊,不信你再仔细瞧瞧嘛。”

Steve站了上去,对镜中的自己感到不可思议。“这真是太奇怪了。但我挺喜欢这样的,我是说,看到颜色。”

“我也是呢。”Bucky笑着同意道。

那第一个早晨后,他们开始变得形影不离。Bucky邀请Steve和自己一起看报纸上的那些漫画。Steve很高兴地答应了。他们一块儿爬上Bucky的床,一块儿蜷在他那深绿色的毛毯之下。

Bucky察觉到Steve很怕冷,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脱下自己的夹克用它裹住Steve瘦弱的肩膀。他们就这样坐在那儿,紧贴着彼此。
**

九岁的时候,Bucky依然毫无头绪谁将会是他的那个人。脑海里现存的仅是一个轮廓,被朦朦胧胧地勾勒出来——那该会是个能和他一块儿玩耍的可爱的女孩子,某个能帮助他爬上那棵大橡树的女孩子。

终于,在严冬里,他头脑里那漫无边际的猜想被事实彻底否定。

夜里,雪越下越大,在新成员到达之前早已积成厚厚的一层。Bucky正呆在房间里,身上穿着夹克,肩上披着毛毯。那点儿热量貌似并不足以维系,再说,这场鹅毛大雪注定着是要煎熬一个凛冽的寒夜了。

他偷偷地把晨报拿到楼上,瞧瞧有没有什么发表什么好玩的漫画。其他孩子都在楼下吃早餐了,于是楼上只剩Bucky一个人。这样就更好了不是吗?毕竟他本不该再私自将报纸拿上去的,因为“他很有可能弄丢它们”,“James,这个别人也需要”。但楼下实在太冷了,而且Constance修女是不会同意他把毛毯一起拖下去的。

耳边响起的只剩下翻页间的沙沙声,直至听见踏上二层的第一声“嘎吱”。脚步声向着房间这边,越来越近。惊慌中,Bucky抓起本不该在他手里的报纸迅速塞到床底下藏起来。他遮住报纸边缘,这让他置身于安全隐蔽处的同时也遮住了他的视线。他盯着毛毯上灰色的花纹,心怦怦直跳。

Anita修女正在和谁说这些什么。地板凉飕飕的,他咬紧牙以免它们打颤。

“尽头那张床就是你的了,好吗?”

一个轻轻的声音回应道:“好的。”

Bucky耐不住好奇,这声音究竟来自谁?他的胃奇怪地反应起来。或许他不应当早餐时吃那么快的。

“很好,我会领你去安顿下来的。午餐准时开始,容不得一点儿拖沓,懂了吗?”

“懂了。”

“很好,就该这样。”她重复道。她的脚步声消失在门边。Bucky再次听到了踏上楼梯的那种嘎吱声。等了一小会儿后,他决定站出来介绍自己。

莫名地,心脏那种咚咚跳动的感觉还在那儿。

深呼吸后他从床下爬出来,手里拿着报纸。站起来时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衣服沾满了灰尘,听到一声喘气声,于是便匆匆忙忙地掸了掸。他抬起头来,欲要为吓到新来的男孩而道歉。

这一切止步于唇间,他吐不出一个字。他久久地凝视着面前的矮小的男孩。

房间里的黑与灰渐渐散去,开始幻化成某种奇妙的不知名的东西。它是如此如梦如幻,以至于令Bucky甚至忘了自己身处何处,或真或幻。

“我是Steve。”男孩说着,缓缓伸出手,看起来同Bucky一样茫然。

Bucky再次盯住了他的双眼,然而这次不过稍纵即逝。这个男孩,Steve,与荒凉的房间形成鲜明的对比。

Bucky望着他,能从中看到颜色。

“我的名字Bucky。”他握住Steve的手。

他们的肌肤初次触碰到了彼此。Bucky感到自己几乎要向后绊倒,因为一切似乎在一瞬间被染上了色彩,不再是黑与白。就像是颜色猛地刺激了他的双眼,就这样闯了进来。

这一次,他们同时喘了口气,不仅仅是因为那些他们此时此刻能看见的颜色。一种极其骤然的东西穿过Bucky的手;某种奇异的、电击般的感觉流经他的血液,随即使他脸颊绯红,激动与不安同时涌了上来。Bucky甚至怀疑自己想松手时是否能迅速松手。Steve看起来似乎也是如此。

“我……”Bucky试图要说些什么。但那些奇妙的感觉索性扼住了他的思想。

Steve首先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这样意味了什么?”

“我只是觉得你是我的……你是我的那个人。”Bucky喃喃道。

Steve瞪大了眼睛。“啊!”他低下头去看了看他们的手,从自己到对方。

Steve使Bucky深陷。过了一会儿,Bucky开始弄明白,他的头发正是所猜想的金色,双眸也正是蓝色。

“所以说你是我的……灵魂伴侣?”Steve冒昧道。

“我想大约是的。”Bucky仍有点儿处在震惊之中。

Steve微微露出笑容。“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正如我'设想'的那样。”

Bucky的嘴角绽出粲然笑意。“是的。”他紧握Steve的手。“正是这样。”

然后Bucky呼喊起来,“啊!对了!”他将Steve推向走廊直至浴室。为了站上小木凳看清他的影像,Bucky终于松开了Steve的手。Bucky望着镜子里那澄澈的蓝色瞳孔,终于知道了什么是蓝色。

他从凳子上下来,说道:“我们的眼睛很相像,都是蓝色。”

“真的吗?”

“是啊,不信你再仔细瞧瞧嘛。”

Steve站了上去,对镜中的自己感到不可思议。“这真是太奇怪了。但我挺喜欢这样的,我是说,看到颜色。”

“我也是呢。”Bucky笑着同意道。

那第一个早晨后,他们开始变得形影不离。Bucky邀请Steve和自己一起看报纸上的那些漫画。Steve很高兴地答应了。他们一块儿爬上Bucky的床,一块儿蜷在他那深绿色的毛毯之下。

Bucky察觉到Steve很怕冷,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脱下自己的夹克用它裹住Steve瘦弱的肩膀。他们就这样坐在那儿,紧贴着彼此。



评论(7)
热度(31)

© Summer_Ha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