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_Haze

【00Q】尾声:局外人

*
“左拐,100米处见。不要回头。”

当Q打算向前直走时Bond在他耳边这么说道,于是他便这么做了。他从来就是个听话的孩子,而正当他想要问些什么时,Bond早已转头向火车站反方向走去。

不要回头。他小声地对自己再一次说道。

Q找了一个舒适的靠窗的位置坐下,要了两杯柠檬水。他不想要格雷伯爵红茶又或者是替Bond点任何鸡尾酒,他只莫名觉得很累。他百般无聊却又有点儿紧张地用指尖摩擦着桌布,因为他潜意识里总是认为Bond是去做什么不打算告诉自己的事,但又想不出是什么。

“Cutie.”不知道望着窗外发呆了多久,那个熟悉的声音终于再次于耳畔响起。Q看着爱人脸上一点一点浮现出来的微笑——这反而更令人不自在。

“你为什么……”

“我特意跟她把时间说晚了。”Bond坐下来,自作聪明地回答道,以为自己知道Q想要问的一切,“不必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

那是不是意味着在这以后就不再有属于我们的时间了?Q悲观地想着。但他很快开始为自己这种不好的想法自责起来,作为走在MI6前端的人,他不该在任何时候作任何胡思乱想,难道不是吗?

“Moneypanny吗?”他留意到对方口中用的那个“她”,这是他最迫切需要知道的,而不是什么他们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还呆在这里。

“去他的。”他察觉到Bond下意识地环顾四周,然后才转过头看着自己,嘴角上扬,缓缓地说,仿佛要下决心鼓足勇气揭开什么谜底,“是Swan小姐。”

“在这之前你们就一直在一起,在这之后也会是如此吗?”

“……是的。是这样的。我们住在一起。我们……”说到一半Bond哽住了,他认为自己没有必要再说下去了,“回答我,Q。你是知道的,对吗?”

“我会知道。我会知道那是一支永恒循环的曲子,不会变调。”Q苦涩地挤出一丝笑意,他怀疑此时此刻的笑容是否像木偶一样苍白而僵硬,“一开始就知道。”

“可你还是心甘情愿地陷入其中。我也是。自甘沦陷的人。”Bond抿了抿嘴,“请允许我对我与你之间曾经做的那些事忏悔。”

“但是,James……”Q提高了音调,不自觉用指尖轻轻敲了敲瓷质碟子,他们的目光不期而会。然而侍者似乎已经站到了身旁,声音戛然而止,Bond也抱歉地移开目光,掠了几眼菜单:“请给我一份鱼子酱……”

Bond没有问Q的意思,但Q并不认为自己有必要开口。他会不知道自己爱吃什么吗?许多乱七八糟的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Q压根就没有在意Bond究竟点了些什么。

“在我看来,你没有必要道歉。”Q强调,“但是,你认为我们之间……没有可能了吗?”

“虽说一切皆有可能……”Bond无奈地撇了撇嘴,嘴唇抿成一条细细的线,随后又流露出不屑,“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着关心这种问题了?Madeline是Spectre组织某成员的女儿。我曾在他死前承诺保护好他的女儿。这是不容改写的事实。”

保护相等于爱吗?这真是一种奇怪的逻辑,一股厌恶之意油然而生,但Q没有做任何反驳,这是顺理成章的——Bond在想尽一切可能绕开话题。Bond看起来很烦躁,突然地——一定也为此感到矛盾吧。他就是这样。

鱼子酱和芝士西兰花终于上来了。Bond依旧有礼貌地请Q先吃。Q从未吃过鱼子酱,他怀疑并不好吃,但还是动了动叉子,尝了一口。Bond期待的目光告诉他他必须这么做。

“你近期有什么要紧的工作吗?”

“Franz那边情况不明……还好有Moneypanny。009的设备又被他自己弄坏了。我不得不回去修整一下。”Q翻了翻白眼,“你们这些惹事的特工,总是不能将设备完好归还。”

“你是比较希望看到我们'惹事'还是那些人惹事呢?”Bond停下刀叉,“又或者说,你是希望'我们'还是你那些无生命的设备完好无损地归还呢?”

Q丢出一个笑容。他笑起来很腼腆,不大的酒窝陷下去。

Q端详着Bond从他那碟鱼子酱中抬起头的模样,看得出他很享受,但他决不会像一个孩子那样狼吞虎咽,他吃得很慢,细嚼慢咽——毕竟这不是在执行公务期间。他的嘴角微微松弛,两片干枯的唇瓣缓缓离开彼此,食物被通过叉子送入口中,不会粘到胡茬。他不会在言语间对任何事物流露出过多的赞美,但Q可以感受到。

他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时从食物间抬起头来说着那些可有可无的话,将大部分时间留给沉默。Bond似乎依旧不紧不慢,Q却很想听他再向自己说些什么,但自己却缄默着琢磨不出该说些什么好。

“时间差不多了,”Bond突然抬起头对Q说,他的表情还是如此冰冷,“我们该走了。必须的。我现在得先结个账。”他早就用完午餐了,正在喝透明玻璃杯里的柠檬水。他自听说返回伦敦一消息来大多时候都是如此吗,小事上从不用那种询问的语气征求Q的意见?但Q会欣然接受,接受Bond,无论是他在说那些甜言蜜语时,还是命令自己做某些事时。再说他现在疲软地只想跟着对方走,他忽然间意识到一件很重要的事——他不想再挣扎了。

在他们离开餐厅门口时,Bond像是条件反射地低下了头望着Q。Q又感到自己有点儿……他接收到了那炽热的目光,虚脱得想要发抖,整个人都燃烧起来。Bond的脸渐渐挨近,近得模糊起来。Q伸出手去……

玻璃外人流不绝,但那些熟悉轮廓还是在那儿。Bond最终只是给了Q一个深深的拥抱,这是他现在唯一能给他的。这个拥抱持续了好一会儿,近乎令Q整个人深陷入他的怀抱——那么瘦,跟个孩子似的。

他们静默不语地走了出去,朝着该去的方向,步履该有的坚定。Q穿的正是他们在美术馆初见时的大衣,Bond也一样,走路时保持同样的距离,但有些东西就是变了。

他看见她穿着杏色的长风衣,倚在玻璃落地窗边——打火机拿在手上盖子开着,火苗还未熄灭,两只手指夹着女士烟卷,随之烟慢悠悠地从烟头一丝一缕地飘出来。她戴着深色墨镜,抹了血红色的口红,头高高昂起向着阳光的方向,以至于金色的短发熠熠生辉,面容在灿烂之中却像是朦胧一片。

“James.”

“Madeline.”

Madeline的脸上开始渐渐浮现出粲然笑意,那种很骄傲的微笑。Bond只是大脑一片空白,但他还是很迎合地俯下头去亲吻她的双唇。

这是浑然不同的感觉。这让他想起Q,想起他们之间的吻,Madeline的唇此时此刻是那么丰润,冰块一般光洁而冰冷,而非炽热。多么完美的人儿啊,可他多么希望她只是天鹅湖里那只美丽的天鹅。

当他们抬起头时,Moneypanny已站在身后。Bond不知怎地第一次在她面前尴尬起来,“逃离”这个词一时间冒出脑海,但他还是不得不坚持把戏演好。这将会是一台循规蹈矩的剧,他只需要听指挥念好属于自己的台词,做好该做的动作,因为他的心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想了,没有什么可以记挂了。

是吗?

茫然间他忽然记起好像少了一个人。他去哪了呢?

Q就坐在不远处的桌子旁,默默地望着那边,那一片灿然——这是他的选择。他望着他们和Moneypanny谈笑自若,然后缓缓离开,往门口的方向走去。紧接着Moneypanny笑着向这边走来,仿佛想要张口对自己说些什么。

他高高地向她招手,就像在无数个办公室的早晨。然而坐在身旁的Tanner却是一无所知,Q很想提醒一下他,或者和他寒暄些什么,但仿佛过了才几天他就忘掉了所有要说的话。Tanner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某本书,于是Q只是扫了一眼书页,并不打扰他。

书里的字密密麻麻,但Q一眼里捕捉到的只有右下角的几个字。

上面写着:局外人。

*
我不知道这属于是一个怎么样的结局,但我坚持要把它呈现出来。曾有小天使问我上一张是否就结束了,但我希望给他们一个比较“结尾”的结尾,出于个人的执念,有始有终。

在我看来,他们都是活在现实中的人物,我需要给予他们一个立体的生活环境,而不是把俩人关温室里谈恋爱去。而且作为同人文的话大约不会随意去丢弃原作本身的太多其他角色。他们很重要啊,他们会是Bond身边的人,每一个人都是不可缺少的碎片,拼凑在一起才会是完整的玻璃。

嗯,所以我写了。也希望你喜欢(・ω・)ノ

最近暂时没有00Q计划了。迫切想要开个Carol的坑,求同好啊啊啊(//∇//)

评论(9)
热度(27)
  1. Vanessa睡不着Summer_Haze 转载了此文字

© Summer_Ha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