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_Haze

【00Q】Chapter4 沙漏

不知是否太久未和他人共享同一张床的缘故,Q的前一晚睡得并不安稳。

他过早地起了床,也许不过是晨光熹微的时候。他回过头去看身旁依然在睡梦中的Bond——他睡得真沉,以至于那张脸上松弛的皱纹都显现出来,腹部因均匀的呼吸而上下起伏。手边失去点35口径手枪的他纯净安静得如一个婴儿。这让Q忍不住低下头去轻轻在Bond的额头留下一个吻,他尽可能地小心翼翼,以免惊动那颗酣睡的心,因为他不知道对方有多久没有如此抛掉束缚地睡过了,他只是希望让此刻长留,哪怕一秒两秒。

细碎的阳光洒落在Q的睡袍上,星星点点的光斑铺成柔和的颜色,远处的屋子在一片晨曦里朦朦胧胧。然而他的心中似乎不是这般明朗,脑中浮现的只有昨晚收到的那条信息。

Q开始刷牙,像无数个平凡的早晨那样。水汽很快氤氲在镜子上,他看不清满脸泡沫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也看不透无数未来。一个大大的问号被他画在镜子上,水自然而然顺着手指的方向缓缓流了下来。

“Good morning, Cutie.”

“Good morning, James Bond.”Q头也不回地答道,仿佛只是在礼节性地朝某个下属打招呼,不苟言笑。他怀疑自己的腰被什么柔软的有温度的东西环住了。

“画什么呢,我的天才?”Bond把头倚在Q的脸旁,胡渣带来的痛痒让Q不由自主皱起了眉头,“一个问号?你想说些什么?”

“Nothing.”Q依旧心不在焉的样子。

“你总是声称自己漫无目的地做某事。”Bond笑了笑,“这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我们曾在一次任务中合作过,她飘忽不定的眼神总能引起我怀疑。但她确实是个很棒的间谍。”他有意无意地省掉了他们之间的某些细节,但这显然不言而喻。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们就不再有交集了。”Q注意到Bond在讲这件事时眼神空洞,俨然不过在复述自己听闻的故事,但他分明捕捉到了话语间弥漫的淡淡的凉意,“她死了,死在威尼斯的水下。”

“她是为红方工作的双重间谍。我被骗了。”Bond调侃着笑了,有意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在乎,低沉干脆的声音在早晨明亮的浴室回荡。

“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Q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断下结论,但他莫名地同情起这个复杂的女人来。他“咕噜咕噜”地将水从口里吐了出来,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James Bond,回答我——如果你只剩下一天时间,你会做些什么?”

“和你吗?”Bond意味深长地望了Q一眼,转过身到门后去拿西装,“我会和你上床,然后在高潮部分杀了你。谁都不愿意在遗憾中度过余生。”

Q浑身痉挛起来,Bond真像是个有斯德哥尔摩情结的情人——这诡异的病具体指些什么他并不清楚,只是有所听闻。不过后半句他是赞同的,他们仿若两块孤独的坚硬的碎玻璃,彼此都看似坚不可摧的个体,实际却不可分割,无论是情感上,还是工作上。这条规则他们谁都能默默遵循,不会有任意一方有意无意地越界。

“不是和你开玩笑,我们今晚前必须离开这里。”Q绝对是在悄悄做了一个深呼吸后这么说的,他几乎不愿回过头去看特工的脸,“来自Mallory长官的命令。”

“You must be Kidding, Cutie. 任务还没结束呢。”Bond的话语间无时无刻不充满了作为一个特工的自信与不屑,然而此时此刻在Q的耳中是多么荒谬的一件事。

“009已经替你完成了所有,007。”他轻轻说道,然后走出了浴室。他已经没用任何可补充的了,当然也不敢对Bond多说些什么。

“Hell. 009 Again.”Bond面无表情地甩下这句话,猛地关上门朝Q走去。009远不如Bond在MI6长久的名声,他只是年少气盛仕途得意。然而谁都懂得两个表面无事的人内心分歧的原因,似乎只剩下Q被蒙在鼓里。一语道破天机显然是件糟糕的差事,任何一个头脑清醒的人都不愿意承担。

Bond将Q压到墙边,仿佛要想告诉执迷不悟的Q那背后的故事。他们非常顺利地接吻,却在第二次舌尖落下之时停息了,是彻底的停息,不是踌躇不前。

Why are we still wasting the last seconds here?!

TBC



Free Talk: 在剩余的时间里做自己想做的事。沙漏。

接踵而至的是M夫人与Madeline Swan。

下一章应是有点回归文艺的一篇。青草的芬芳微风的气息。

希望你喜欢。

评论
热度(15)

© Summer_Ha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