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_Haze

【00Q】Chapter 3 JUST WANNA FEEL YOU


hurt&comfort

心理描写

——————————
抵达牛津时已是深夜,Bond和Q拖着笨重的行李箱疲惫地走在寂静的空无他人的小路上。昏黄昏黄的路灯照着原本漆黑的路,Bond的脸仿佛也憔悴了许多,Q强行睁开双眼,眼中只有乱糟糟的金中夹银的头发——也许是寒风的缘故吧,他一面捂住风衣,一面这样安慰自己。

“进来。”Bond推开酒店大门。

*
酒店大堂是那样的大,那样的华丽——数十盏水晶灯高挂在高不可及的天花板上,地上铺着雕刻着花纹的大理石。

“我们需要一间房。今晚。”

"Wait a moment. "一脸倦容的前台接待接待小姐低下头,机械般地敲了敲键盘,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扶了扶黑框眼镜,“很抱歉,双人房已被订满了。”

这话无疑给Bond和Q迎头浇了一盆冷水,彻头彻尾的冰凉。

“不过,”接待小姐又低头扫了一眼荧屏,意味深长地朝Bond笑了笑,“大床房尚有一个空位…我是说,如果您有需要的话。当然了,会议室也是可以睡的,价钱很便宜,不过质量怎样您应该可以料到。”

Q惊愕地瞪大了双眼,他隐隐感到有些不妥,却又说不出来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很希望对Bond说些什么话语,然而Bond已经一口咬定:“那么我们要了。”

Bond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就做了这个决定,他迅速地刷卡,然后签名,丢下一旁愣着的Q。一个恶念从他的心中冒了出来——一个播种已久的恶念,在脑海中徘徊着的恶念,可以算是蓄谋已久,一触即发。他清楚地知道这于他而言意味着什么,
他甚至已经有点儿迫不及待了。对于一个毫无感情经验的人,他当然懂得该怎么做,他可以选择一步一步有条不紊地慢慢来,也可以一下子就来点儿硬的,就像面对那些反派一样,一切都得视情况而定。他只是笑着把钥匙塞到Q的手中。

“不必给我了,James。”Q面无表情地把钥匙推了回去,“我去住会议室。”

Bond愣住了,低下头久久地凝视着那串钥匙,许久又抬起头来,很想再对Q说些什么,然而他已不知何时走远了。他只好转过身去,像平常那样抬头挺胸地往电梯的方向走去,脸上不变的皱纹或许并不能帮他掩饰心中的寂寞。

Q就站在窗外,很远很远的角落里。他很难言说自己为何对大床房如此抗拒。是他还没有准备好吗?或许他根本没有考虑到那么多,他只是认为这一切都不符合常理罢了,他对这一方面完全不敏感,甚至有点儿迟钝。

如果他如今正在无边的黑暗中坠落,那么,James Bond无疑得是托起他的那个人。他需要的只是一个能在他生病时能替他买猫粮的人,一个能在他疲乏时溜进Q-Branch给他送红茶的人,一个能在他受凉时给他递手套的人,仅此而已。他对于爱的概念是那样的模糊,他那样渴望拥有James Bond,却又那样恐惧,他那休眠的灵魂何时才能苏醒?自列车上的那些事后他也许再也意识不到了。

他也许还是需要一个唤醒他的人。

I'm still learning to love, but starting to crawl.

*
Bond照例检查了一遍房间,确定没有任何监控设备后将他的那支点25放在了枕边。

电话响了起来。Bond习惯性地看了看联系人一栏,戏谑地扬起嘴角。这个时间她不是该和某个追求者在度假吗?真是不可思议。

"Moneypanny? "

"James, "电话那端熟悉的声音传入耳畔,“呃……我不得不向你汇报一下我们这边的情况……准确说不太顺利呢……”第一次听见Moneypanny如此犹犹豫豫的声音,唤起了Bond的一丝不安,甚至可以想象出彼端面露难色的样子。

“怎么了?”

“Franz自从被逮捕后精神一直萎靡不振,由于伤势过重被送往医院……不得不说Q那手表实在太了得。”Moneypanny有意顿了顿,“听了这话你应该挺高兴的吧?”

Bond沉默不语,却在电话这边偷偷兀自点了点头。

“另外,言归正传。”声音再次恢复严肃,这听起来很不寻常,“更糟的是,Franz现在处于昏迷状态。”

“这很不利于进一步调查。”

“没错。而且我们还需要派人在病院里守着,24小时处于警备状态,谁都说不准他是否会乘虚而逃。他目前应当是半睡半醒的,我们时常能听到一些梦呓。我们正在试图从中获取些什么有效信息,然而他说的并不是本国语言,目前很难辨析。不过,我所知道的唯一信息是——James Bond一词频繁出现在他的梦境里。”

“这完全可以预见。”Bond对此一点儿也不惊讶,他曾体味过无数个“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白夜,只不过到了Franz这里则成了“日有所恨,夜有所梦”罢了。作为一个自幼失去双亲的人,他早早就深谙一切世事。

“但经过一些详细分析,他口中所念叨的大约是Spectre其余成员的名字,这是存在极大隐患的。于是我们进行了一个全球联网的搜查,竭尽全力也仅能搜到一个人的信息。”

“结果是怎么样?他还活着吗?”Bond感觉自己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知道那个答案了,无论好坏,那都是于他息息相关的消息,它牵连着他下一步的计划,乃至生命。

“很抱歉,貌似是‘她’呢。”Moneypanny叹了口气,又继续飞快地敲起键盘来。

“有什么有关资料吗?”当Bond听说是位女性时,几乎是震悚的,他当然不是没有能力对付一个女子,他只是在好奇自己该以怎样的方式去结束对方,就好比他在10年前执行皇家赌场任务时听说MI6为她安排的是位女助手一般。不过如今他已不必担心是否感情用事了,这点他是深信不疑的,他不想再犯那个10年前的错误。

“唔……这里提供的照片并不清晰……”Moneypanny紧皱眉头,盯着屏幕按住鼠标缓缓往下拉,又试着拼读了一下那个古怪的名字给Bond听。大约是化名吧,她想,可是为什么要起个如此引人注目的呢。组织成员之间的秘密暗号?

“她应当是Franz之后的第二个头儿,手里掌握着许多重要决策。国籍不明。不过目前是在牛津。”Moneypanny迟疑着念出"Oxford"这个词,又故作轻松地对Bond说“不过你何必知道这么多呢?说不定她也正在追踪你的途中呢,你们两个总会相遇的,只是谁会成为谁脚下的战利品仍是个未知数…但愿她不要太美丽。”

“OK. 我会谨慎行事的,请你们这边保持联通。”Bond镇静地回答道,他知道他又得面临一个挑战了,特殊的工作总能让他随时随地准备着陷入水深火热中。他忽然感到有点儿烦,于是向着彼端说了声“晚安”便要匆匆放下电话。

“听起来是我打扰你了,James。如果是这样,我深感抱歉。”Moneypanny并没有要说再见的意思,“不过你得想想,这些天你们棘手的事儿都落我这儿了——你的军需官先生可真会选时间休假。”

Bond的心开始雀跃,他感到骄傲,像是Q是那个导演,而他则是那个被邀请的主演。他难以想象这竟然是Q安排的戏,他一直以来都低估他了,某些方面。

“请容我追加最后一个问题。”Moneypanny告诉自己她得放最后一支剑了,“进展得怎么样了?”

Bond当然明白Moneypanny的意思,可他不给予任何回答,过早露馅的案子从来就不高明,他只是想从另一个空子下手为强:“可你为什么要压低声音呢?”

“不想惊动你旁边的人。”

很遗憾,我身旁并没有人呢。Bond有点儿沮丧地想,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这次他不再有一刻的迟疑,挂掉了电话。华丽而冰凉的房间空荡荡的使他感觉不到一丝生气,电话,浴缸,一堆没用的东西,又能怎么样呢?

他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是什么呢?

*
Bond拉开轻轻柔柔的窗帘,疏朗的星光点缀着漆黑的夜空,像是盏盏明灯。站在露台享受清风的轻吟浅唱真是件美妙的事。

可这终究是寂寞的夜。它不能掩盖一切,不能补偿一个人的空虚。

一阵倦意涌上心来,Bond脱掉衣服,赤裸裸地瘫倒在床上,他将一只手枕在脑后,一只放在一旁握住那把点25。他一直以来都有裸睡的习惯,顶多也就是穿上一件宽松的睡衣,这让他感到无拘无束,卸去白天的种种包袱,仿佛得到了短暂的释放与解脱,至少在黑夜无边的梦境里是这样。

昏黄的灯光总能勾起人们的无数回忆。他盯着天花板,一切又逐渐清晰起来了,他仿佛站在了时光轴上,看那些往事一点一点被自己点亮。可很快头脑又混乱起来,乱糟糟的像是一片漫无边际的涂鸦。他烦躁起来,莫名其妙地,恨透了自己。他拉起被子来蒙住自己的头来,强迫自己闭上眼来不再想任何东西。可是,某些东西却愈加浓烈起来,或许是一个人,或许是那么丝丝缕缕的情愫,他的心再度焦躁不安。他被尘封在这可怕的混沌中,是出不去了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身处困境却迷茫得摸不着出口。

WHYWHYWHYWHY?!

Bond只知道自己快要疯了,他犹如坠入一个黑暗天堂,那些熟悉的面孔一个个地向他靠近,却又眼神空洞地与他擦肩而过,像是同一张白纸上的一条条平行线,没有任何交集。他努力寻找一个人,可他找不到,他找不到,他不找到。他大声地问他去了哪里,但没有人能回答他。

他成了一座孤岛。

身旁空荡荡的床位仿佛在向他提醒些什么。棕色的卷发,亚麻色的小雀斑,灰绿色的双眸不时闪现在他的脑海里,萦绕于他的心头。他甚至开始意识到那阵微微的红茶香气对他是多么重要。他想象着Q在他身边的情景,想象着他小红嘴吐出的每一个词—— 他此时此刻只想轻轻地拥他入怀。但他很快就被自己这些念头所击溃,他居然对自己的那些情怀感到羞涩,居然因羞于启齿而惴惴不安起来。准确说,他回到了初识Vesper时的状态——可那若有若无的薄暮般的感觉如今都坚定起来,坚不可摧,尽管他自己也难以相信他会对一个同性有如此强烈的情感。

我会得到他的一切吗?心灵?肉体?

爱上一个人莫过于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事,又莫过于是最痛苦的事。

You ARE the CURE, you ARE the PAIN, Cutie.

Bond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狰狞的时间,绝望地按熄身旁的台灯。他确定不会有谁再在这个时候向他道晚安了,哪怕是打扰也好。

*
漫漫长夜让Bond几乎丢失了睡眠。

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Bond有点儿恼怒地爬了起来,迅速披上了他的Tom Ford大衣,穿上西裤。他实在不懂会有什么服务生在这个时候光顾。

当他拉开门时,那个他脑海中的面容呈现在他眼前,真真切切,不是在梦里。

只是更为疲惫些吧。

“借你这里洗个澡,James。”Q几乎不容Bond再多说任何话,便面无表情地夺门而入。

工作之外的Bond无异于那些芸芸众生,这个时候他没有太多力气说什么话。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尽管条件反射地想要给予对方一个拥抱。Q脱掉了大衣和那件背心,当然,还有那标志性的领带——他将它们很爽快地留在了浴室外挂衣服的架子上,头也不回地进了浴室,仅能看见他纤细的手伸出来挂上什么或取走什么。

Bond很累,于是倒在床上,整个人陷进去。他侧过头去望那磨砂玻璃透出的朦朦胧胧的身影,他看不清别的什么,但他可以感受到那身躯的瘦削,柔韧,让他不禁想起古装剧里的那些贵族公子,但Q的骨子里并不是如此。

Bond踱步到浴室门前。衣物依旧挂在那儿。他只是很好奇那些从他心爱的人身上卸下的衣物会不会也带有那淡淡的清新的红茶香气。他希望能不动声色地嗅嗅它们,只可惜不能像Q家的两只猫咪一样光明正大,他可不乐意将这种在他看来也是如此羞于启齿的事儿曝光。

他敢打赌这是他情史中这么久写下的最离奇的一笔——James Bond如同小姑娘一般蹑手蹑脚地嗅别人的衣服。

因此他最选择了那扇虚掩的门。

浴室的地板是那样的光滑,仿佛Q的肌肤。Bond屏住呼吸——深深的锁骨,修长的脖子,如同画中人物般完美的骨架用形容波斯人的一句话来说再适合不过——如鹿一般修长的四肢。

Q开始试水温,他一丝不挂地弯下腰去让白皙而沧桑的双手浸泡入温柔的水中,正当他准备坐进去时,直觉令他回过头来,瞥见了Bond。

惊异地,自然地,详装镇定地:“你进来干什么,James?”

"Just wanna feel you."

————————————
不想让俩人情感发展过于顺利和平稳,毕竟Q是个毫无经验的家伙,敏感,某些方面又迟钝。他们煎熬,他们挣扎,他们朝思暮念。很喜欢这种感觉。

预告一下,下一篇绝对地有肉次!有关这一方面会以Q视觉描写为主,虽然它对我而言算是个挑战啦~所以最近在啃《007:皇家赌场》小说,希望能有帮助。我会尽力优雅地污 (哈哈哈我可是个好孩子居然落到写肉的地步),因为我希望贯穿全文的看点不仅有肉,还能真正写进他们的内心世界,写进读者的心坎。

学业好紧啊啊啊有什么办法www龟速QAQ

最后真的谢谢你们一直的陪伴。

评论(2)
热度(26)
  1. narcolepsySummer_Haze 转载了此文字

© Summer_Ha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