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_Haze

「Q00」Sugar, yes please.(情人节小甜文)

情人节当天赶不出来所以只好推迟了(麻麻看得紧)QAQ情人节要来点儿甜的ww看题目就知道嘛对不对(第一次写甜文)~
Q是攻!Q是攻!Q是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心里偷偷替他们开森~
容我哆嗦一句——最甜的糖永远留在最后⊙▽⊙
祝食用愉快w

      ------分割线------

不知不觉好像已经是情人节了。

*
Bond深知和Q绝对不会过一个浪漫的情人节,但与Q一起过绝对是个浪漫的选择。

然而当他回过神来时,眼前的这位已像一只端详着有毒猫粮的黑猫一般盯着他的脸。

“怎么了?是在后悔邀请错人了吗?”Bond有意朝Q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Q凝视着窗外的一切——来来往往的情人抱着大束大束的红玫瑰,深情地拥吻,嘴里念着些什么,仿佛有说也说不完的爱恋挂在嘴边。他只是漫不经心地说道:"Cheesy Roses, Cheesy Valentines."
列车窗外的人群开始飞快地倒退,接着消失在眼前。Bond撇了撇嘴,他知道此刻面前的军需官先生从来不在意这些,甚至可以说丝毫不屑一顾。

可很快他的耳边又飘来一句话:“但我想我们俩情人节坐这儿一点也不俗气吧,007。”

Bond心里窃喜,顺带低下头去观察Q——依旧在摆弄他的电脑,指尖飞快地敲着键盘,“哒哒哒”地响。Franz已经抓到手了,这个时候不该有太多工作的,Bond想。他对于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经历的人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包括从他飘忽不定的眼神里捕捉些什么——不然他就不配做00级特工了。

“你的Eurostar车票是不是该用在女伴身上?”Bond挑逗着说。

“女伴?007,我根本没有什么女伴,也没兴趣找什么女伴。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这是个一点也不好笑的玩笑。”Q瞪着Bond说道,他的态度很认真,脸色甚至有点儿因生气而绯红。

Bond仔细咀嚼着这些话,隐约摸到了些端倪。 Bond喜欢看他的军需官先生有点儿生气的样子,喜欢听他说话时的语气,喜欢注视他灰绿色的双眸。

Bond怎么可能不知道Q心里的那些小念头?他只是想进一步核实他心中萌生已久的答案。

*
“先生,请问需要什么吗?”

“一杯Martini,摇晃,不要搅拌。”

“先生,您的品味真独特。很抱歉,我们这儿并没有提供呢。”乘务员小姐莞尔一笑,眼帘低垂,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那么请给我两杯咖啡,一杯我的,一杯对面这位的。”Bond多少按捺不住内心的失望,情人节居然找不到一杯有点儿情调的酒,于是只好要了两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咖啡。他对咖啡从来没有过多的感觉。

“让我自己点行吗?!”Q从不会在工作之余喝咖啡——那玩意儿纯粹是需要强撑着解代码时才用得着的,对于Bond的这么个举动,他的心仿若一瞬间跌入了冰窖,“你根本不了解我想要什么。”

Bond忽然意识到自己走错了一步棋,可当他想要说些什么时,Q已经站了起来。Q好像有点儿感觉到了自己的话语有多么不妥——乘务员小姐还站在他们身旁呢。是Bond让他失望了吗?他自己一下子也答不上来。他不知为何自己对Bond的要求比对任何一个Q-Branch的部下还要严苛,是他这颗冷若万年冰山的心渴望被了解吗?真是幼稚,他嗅到了空气中夹杂的尴尬,他不得不去走一会儿,好逃避这自找的僵局。

“那么,换上它,Q。现在是晚餐时间。”一套西装递到Q的手中。

Bond不顾Q一脸疑惑,自顾自笑了。没错,他很满意这样微妙的效果。他总是擅长将自己喜爱的人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却又不会扼杀掉他们身上特殊的一些东西——好比那一脸亚麻色的小雀斑。

*
“你还能满足我一个要求吗,小姐?”

“能帮到您真是荣幸至极。”

“请给我一杯上乘的Twinings格雷伯爵红茶。”

“这个……”乘务员小姐有点儿为难的样子。

Bond很快会意了。他从衣袋深处抓出一把英镑,将它们轻轻地放到了乘务员小姐的掌心,也不低头看看数值。他很暧昧地注视着乘务员小姐和他一样碧蓝的水汪汪的眼:“小姐,你的双眼很漂亮。”

*
列车忽然猛烈地摇晃了起来。白色的帘子和桌上的烛光也摇曳起来。餐桌旁对坐的情侣开始在烛光下动起刀叉,享用丰盛的晚餐。

Q从走廊里走向Bond,走在如此摇晃的走道上实在有点儿力不从心,但他想这根本不要紧。

Q身着那件深黑色西装,颜色与他本身是那样的贴合;西裤让他的双腿更加修长。Bond无法相信这就是他青涩的军需官,事实上Q也很难相信这就是自己。他从不过于在乎着装,电脑里满满的数据才是他该在意的,但殊不知那身标志性的装束,已成为MI6一道别样亮丽的风景线,朝气与创新的象征。不过作为MI6的焦点人物,他可以轻易忽视掉那些同事们暧昧的眼神,将一切置于千里之外——除了一个人。这大约算是他逗猫解代码外唯一的兴趣了吧,一个奇葩的兴趣。

“我打扰了你吗,007?”Q坐下来,以猫的姿势盯着Bond,“打扰你和那位小姐聊天了吗?”

Bond嗅到了其中的一丝醋意。他选择不作回答,只是静默着端凝那双眼。

怎么可能呢,我亲爱的Q?

“先生,您需要的格雷伯爵红茶。”乘务员小姐总是出现得那样及时,她按照Bond的意思非常礼貌地对Q这么说道,同时朝Bond挤了挤眼。

杯子里冒出的热气氤氲着,萦绕于Bond的鼻尖,使得该死的水汽爬上了Q厚厚的镜片,弄模糊了他的视线。在他来不及惊讶之时,他的眼眶好像已经有点儿湿润了。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干什么。

"Drink it. Drink it, Q. "

Q听话地喝了一小口,尽管那就是他最爱的格雷伯爵红茶——他实在不舍得就此消耗掉Bond给他的东西。那样亲切的味道,那样亲切的色泽,他感到突然有些什么滴进了杯子里,咸涩得如同他一直以来对坐在他对面的那位的情愫,一盏一盏窝心的感觉涌上心头。

“007, 这是你给我的定情信物吗?”

"WHAT?" Bond好像捕捉到了某个他渴望听到的字眼。没错,渴望已久,他太需要证实内心深处那个声音了。

“007,回答我,这是你给我的情人节礼物吗?”Q实在太羞涩于重复那个词了,于是悄悄换了一个。他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勇气如同巨浪将他向前推去,推向彼岸——那个叫James Bond的人。

“如果你认为是,那么便是了。”Bond自然而然地把手放在了Q的手上,摩挲着,眼中闪过一丝柔情。

“那么,让我告诉你。”Q再次站起身来,来到Bond身边,“从这一刻起你将不会再有机会和任何Bond Girl共享调情鸡尾酒了,留给你的只有——格雷伯爵红茶。所以,你得学会适应这个口味。”

Bond不得不用“受宠若惊”来形容他这时的心情,虽然他早已料到这一天的来临,只是迟与早的问题;但出他所料的是,说这些情话的居然是Q而不是他——情场老手James Bond。

“叫我Cutie。”

"Cutie."

几乎Bond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有着特别的名字并不可思议地拥有与其相匹配的特质——Vesper神秘得犹如薄暮,同时背后蕴藏着悲伤的故事;Madeline Swan有着如天鹅般高贵的气质和法式小甜点般甜美的笑容;不过,Q……应当才是最有说服力的吧……

Q素日冰冷的脸开始浮现出难得的笑,像只好不容易得到猫粮的猫咪享受地眯起眼来: “作为等价交换,我会叫你James。” 他第一次如此称呼他的007,他喜欢这个新称呼,这让他忆起呼唤自家的两只猫的时候以及它们蹊跷的名字——James&Bond。站在那儿使他具备身高优势,他轻轻托起Bond的下巴,强行将那杯尚温热的格雷伯爵红茶倒入Bond口中。

Q可真是个会占便宜的人呢,Bond想。

此时此刻,窗外又飘起了星星点点的雪,轻轻柔柔地落在窗上。

Sugar, yes please.

      ------分割线------

谢谢食用w
喜欢就戳戳加号&点个赞呗ww你的支持是我的最大动力摸摸扎!
有什么建议千万要告诉我!

评论(12)
热度(39)

© Summer_Ha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