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er_Haze

「00Q」Chapter 1(下)

文赶出来了yeah,一部分是听着Make You Feel My Love写的(最近一直单曲循环,Adele曲风和声音真的好棒怎么破www而且发掘它很适合London Spy诶www),不知道文会不会有点儿变调。依旧单向梗,有点儿不过瘾呢,但愿他们的日子很快到来。
抱歉,手速实在渣QAQ
•Tips: Madeline也是一种小甜点的名字。(长啥样?有谁吃过吗?求解www)
食用愉快w



Obviously, it's none other than Q.
很显然,除了Q还能有谁嘛。


#2


Madeline轻轻地推开浴室门。


头发实在有点短,她低下头去,轻轻地拢了拢。


金发上的水珠悄然滑落,在衣服上无拘无束地漾开去。衣服开始透出浅浅的一丝肤色,勾勒出身体美丽的线条,却又朦朦胧胧,似是而非。Bond喝了点酒,抬起头来,恰好对上Madeline的双眼,忍不住悄悄将目光往下挪,隐隐约约瞥见那婀娜的身姿——衣服真是合适极了,与Madeline那样贴合,恰到好处,甚至让她浑身散发出难以言说的神秘感。


Ve…Vesper? Oh, not her? But, who… It must be you, Vesper.


Bond默默地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向他走来的不是其他人,正是他魂牵梦萦的Vesper。


但与其说是产生幻觉,不如说是——Bond依旧放不下来,那些累累伤痕依旧历历在目,他不可能完全释然,完全接受Vesper死去的事实,他只是不得不将那永远遗留在威尼斯的童话般凄美的悲剧埋葬在心底,因为他从来很懂得自己该扮演的角色。


如今,他没有一丝喜悦,亦没有一丝悲伤,他只感觉自己的心平静得犹如湖面,而周围的一切正在渐渐消失,渐渐化为白茫茫一片。正如当你把手插进雪里,抽出后也许立即会“嘶嘶”喊痛,但随后呢?


留下的只有麻木。


"Hey, James? "


“呃,Madeline……”Bond吓了一跳,努力地挤出一丝笑容,尽管看起来过于生硬,“我是说,如果你有一头棕色的长发就更好了。”


“为什么呢?”Madeline试探着说,她似乎摸着了一点儿端倪,尽管并不确信。


“我想不过是直觉告诉我的吧。”是吗?直觉?Bond痛恨这种浑浑噩噩的感觉,他试图从中走出来,可是,始终被自己口中的一句谎言羁绊。


庆幸的是,他逃过了一劫,至少逃过了Madeline的一劫。


Madeline并没有太多兴趣陪Bond翻旧账。她只想知道那个芯片的故事——Bond把它置放于胸前的口袋里,最贴近心脏的地方啊。“James,我想知道,你口袋里的U盘有什么特殊的用处吗?”


“监控安全,但又不易会被发现。”Bond耸了耸肩,不知是哭是笑,“另外,Madeline,请叫它微型指纹监控芯片。它的发明者一定不会允许你这么随意叫的。我已经可以想象到他发怒的样子了。”


“听起来Q真像是个可爱的人……不过,James,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即使是家,也无法让你安心的生活。你从来都不会厌倦吗?或者想过逃离?”


“我无处可逃,Madeline. ”


“为什么呢?你甚至可以去选择一份更安逸的工作。”


“没有为什么。生活于我而言不过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循环。你难道不也是吗?”Bond轻描淡写,脸上不曾泛起一丝涟漪,哪怕是一星半点痕迹。但他心里深刻地知道,他不得不永远地奔跑,直到有一天落到反派们的下场,被子弹撕成碎片,随风而逝。也许正像Madeline父亲曾说的,他不过是只飓风中颤抖着的风筝,但在飓风中,仍不得不挣扎着起舞的。


“也许吧。” 听到“父亲”这个这个词,尽管恨大于爱,Madeline还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只是感觉泪珠要一瞬间迸溅出来了,几乎要说不出话来,“James, 对不起…对不起。我并不想这样的。”


而作为回应的只有门铃声,Bond已经去开门了。


因为Bond也不想这样。


"Oh." Bond打开门,他早已猜到,但还是故意这么说话,“究竟是哪个奇怪的人这么晚还不回家来骚扰别人的?”


门外的那位只是戏谑地扬起嘴角:“究竟是哪个‘无所事事’的人这么晚还不去睡觉精神抖擞的?”她有意无意地将“无所事事”一词拖长,倚在门边,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


“好吧,Moneypanny, 你又赢了。为什么不进来喝一杯呢?大冬天的一个人站外面,一定很冷。”


走道里的灯是那样的昏暗,却是夕阳一样温暖的色调,将Moneypanny的脸映得有点儿红,如同喝过酒一般,正如她面前的这位。他就这样将手放在她的肩上,以至于让对方那样亲近他的一呼一吸。


"No, thanks. 这么晚了,我并不希望引起里面那位的误会,再说我猜你已经喝过了吧。Martiny? "


“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从你的气息,我知道Martiny于你而言一定是一种伤感的东西,因为我嗅到你的悲伤了,Bond,此时此刻,你逃不过的。”


“它有个美丽的名字,叫Vesper, V-E-S-P-E-R. ”


“Vesper? 黄昏?真想不到MI6风流倜傥的明星特工会对这样凄美的名字情有独钟。你所需要的清晨冉冉升起的初日,而不是对天空无比留恋的夕阳,Mr.Bond. ”


Yes, it's time.


Moneypanny抬起手来象征性地看了一眼手表,又满怀歉意地抬起头来,“哦,今天来是有正事要告诉你的,明天8:30a.m.出门回MI6,你的军需官有事找你。还有,两张去牛津的Eurostar车票。”


“两张?”


"Obviously, it's none other than Q. " Moneypanny几乎不屑于回答,Bond这个问题简直愚蠢得不可理喻。“他最近在发烧,没来上班,于是托我买的票。”


但明知故问有时是件好事。


“好的,谢谢,Moneypanny. 晚安,我需要和Madeline去好好喝几杯了。”听到Moneypanny的话后后,Bond的脑子里开始情不自禁地构想这位年轻人满是雀斑的脸,和一头总令他忍不住想要揉揉的棕色卷发,他第一次察觉自己能如此清晰地在脑海里描绘出一个人的模样、神态甚至是任何一举一动。


发烧?怎么可能呢?Bond出了一身汗,也许他只是想要迫不及待地见到那个人,然而经验告诉他,他并不该像面前这位如此了解他的人坦白过多。毕竟,最亲近自己的人,也是离自己最遥远的。


近在眼前,远在天边。


“好吧,Bond,那么明天见。”Moneypanny总是能读懂一切,她开始慢慢地走向走廊尽头,可在即将消失的那个转角处还是停下了匆匆的步履,笑着回过头来,“听说Madeline也是种食品的名字,但只不过是一种甜蜜的小甜点罢了。享用愉快,Mr.Bond. ”


不知为何,Bond看不清那张脸,对于那句话更是一头雾水。


最孤独而最幸福的灵魂,那只凛冽寒风中的风筝,飞得再高,依旧有那条看似微不足道却又温暖的细线依靠,依旧会偷偷想念最初的地方。


当他模模糊糊想起些什么时,走廊上早已空无一人,连同那高跟鞋冷漠的声音,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只是出现在短暂而无法挽回的梦境里。


So what about My Main Dish?



谢谢食用ww
喜欢就戳戳加号&留个赞呗w你的支持是我的最大动力w
•下篇绝对会有我们大BOSS军需官Q!这些天久等了≧﹏≦
•有什么下次需要注意改进的请告诉我。

评论(8)
热度(27)

© Summer_Haz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