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人分成好的与坏的是荒谬的,人要么迷人,要么乏味。——奥斯卡·王尔德

💫APH:✔️亚瑟(是百分百的英厨哦!)/罗德里赫❌露西亚✔️主仏英/普洪/奥洪/立波/独伊/中立兄妹(左右不限!)
💫吃点儿希腊神话
💫吃点儿音乐剧伊丽莎白
❌ABO/RPS/性转/除仏英外雷生子
❌一般情况下不允许抱图谢谢!!!

Summer_Haze

[AO3翻译/Olio]All of Me Wants All of You

作者:th_esaurus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755881

译者:Summer_Haze

译者碎碎念:
1.车!各位乘客上高速公路前请系好安全带谢谢。
2.译者属性:高中文科狗,非英专。翻译有误处请见谅。
3.全文见评论区链接!!!
4.译者欢迎骚扰欢迎勾搭。赞美译者的同时还请各位小天使踊跃在AO3为原作太太留kudos写评论!!!


正文:
“是过多了吗?”他停下来问道。 毋庸置疑那实在是太多了。而我极其渴望更多。

我想要尽我所能让尽多的他进入我,这是最主要的。我想要像萨图努斯*吃掉自己的孩子一般将他吞食,然后温柔地让他在我的胃里平静下来,乞求他不再挣扎。

*萨图努斯(Satrunus):本为是罗马最古老的神祇之一,但从前3世纪开始被与希腊神话中的克罗诺斯混同。关于克罗诺斯的一些神话,如吞食亲生子女等等,被加到有关萨图努斯的神话里。萨图尔努斯的儿子就是罗马神话中的主神朱庇特。克罗诺斯曾得到母亲的怂恿,用镰刀阉割并推翻了父亲。后母亲预言他也将被自己的孩子推翻,于是天神克洛诺斯子女一出生,就被他吞进肚里,只有宙斯幸免。宙斯成年以后,迫他吐出众兄弟,并率领兄弟推翻以克洛诺斯为首的泰坦诸神。(图见于文末)

我猜他可能会讽刺地否决掉我这样的提议,因此我已准备好了另一个选项。

作为一个男孩,我对我自身的小聪明感到无比愉悦。

我把他带到了我母亲朋友的一片橙子树丛,一棵棵橙子树排列得十分整齐,或者说是至少像在意大利的一切事物一般整齐。那里及其僻静,仿佛与世隔绝,四周都被缓坡的阴影所笼罩,水果也未到熟透得可以被雇用摘果人摘下的时节。如果此刻我们想要在这儿懒洋洋地呆会儿,那么它便是属于我们的。

他身上带了一本枯燥无味的书,还非得要在我们躺在长长的青草上时念几段给我听。我把头靠在他的大腿上,注视着他双腿修长的轮廓,他交叉着的脚踝看起来极像两条汇合在一起的岔路。他把凉鞋给脱掉了,可即便从这个角度看去他的脚也还是太大了。

事实上我也和奥利弗一样坚信这样一条规律:如果一个人的脚很大,那么他“那家伙”也决不会小得到哪里去。

他叙述那些片段时的声音是如此低沉,同时又足以把我逗乐。我们把那些死气沉沉的句子挑出来改写成为美丽的诗句,对调那些讲述不景气的学术界的五行打油诗。尽管他在掌握语言方面并不赖,可还是不时指出一些词让我翻译成意大利语,这让我嗔怪他的懒惰。“我的出版人也是这么说的,”他轻声笑了。

“那你的出版人也会舔吸你的下体吗?”我问道。我感到充满活力。我会在午觉前让他进入我的,这是我对自己的一个挑战。

“看来我们今天都很好斗嘛,可不是?”他以牙还牙。如今已没什么可让他惊讶的了,无论何时他总是能揣透我的想法。就是这一点在一开始刺痛了我:我把自己视作一部尚未完成的小说,而他又怎能在我自己尚未能预知结局的情况下为我的文章画上句号呢?但我也并非自己所想的那样封闭。他曾说过我有一双透明的眼。我是多么喜欢这说法所带来的糟糕而又超凡脱俗的感觉,可他不过是想表达我的心思太易被猜测到罢了。

他陷入了某种令人自在的沉默之中。他最终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有趣之处。他的手指缓缓移动着伸入了我的头发,指甲紧紧地抓住我的头皮,这种感觉某种程度上甚至蔓延到了我的脚跟与足尖。他的指肚游走于我的耳朵周围,并沿其轮廓上下温情脉脉地摩挲。

当他的他的指尖向下压时,我闭上了眼。我们正被送向大海,不是令人欢愉的沙滩海岸线,而是混沌的深海,海水翻腾搅动着的深渊。在那里我们将会看到许许多多来自遥远时代的海员与自杀的单相思者。

而那只不过是我的血液与心跳。我的五脏六腑里也能如此剧烈地翻江倒海么?

我对奥利弗产生了某种十分强烈的想法,又或许说是对我自己。我觉得接下来的一切只由他的手来配合我完成就足够。

“把你的手伸入我体内。”我喃喃着对他说。

他突然从书中抬起头来,但已经忍不住笑了出来:“在这里?”

“还能在哪里?是的,就是这里了。”

当然这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即使是农舍也都在半英里以外了。他环顾四周加以再次确认,最终还是认同了我。值得自喜。

……

(全文见评论区链接!!!)

评论(10)
热度(62)

© Summer_Haze | Powered by LOFTER